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医疗器械网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病医院原院长孟庆云的传奇故事

http://www.med.hc360.com2013年11月27日16:10T|T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创始人孟庆云,男,1937年6月生,共产党员,河北省十佳院长,第三届河北省十大优秀发明者,全球十大中医药人物,香港国际中医人才研究会首批著名人才专家,全国第二届百名经济人物,五项专利发明人,香河县科技重大贡献者,廊坊市劳动模范,中国民间中医药开发协会名中医的副会长,中华临床医学会副会长,2008年获《中国贸易报》“全国十大创新先锋人物”。连续十多年优秀党员和党务工作者,多年市县白求恩式工作者,香河县十大杰出人物,拔尖人才,科技十佳优秀知识分子等称号,连续三年获县长特别奖,香河县重大科学贡献者,廊坊市中西医结合的副会长,河北省中医药协会常务理事等。2009年6月13日在北京人大会议中心被授予全国公益事业形象大使,6月份被广东省中医院聘为主任导师。

    我(孟庆云)1954年参加工作,59年被保送上了大学,62年毕业,毕业后一直抱着对党对人民感恩的心情去工作,任何情况下,我没有忘记党的培养,人民的重托,以医为本,以德为先,1999年我退休后,县委政府信任我又两次返聘我任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院长,到了2007年11月26日,第二次返聘到期,在这期间,我忠诚为党,为人民,为患者服务,给患者和职工创造良好的环境,建了两所医院,一个是蒋辛屯卫生院,现改为县儿童医院,另一个是安平开发区气管炎哮喘医院,占地面积27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4000多平方米,国家中药局补助了30万,而卫生局扣了20万,副省长孙士彬给了15万,省中药局10万,其余的建设款项都是我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建立起一所现代化大型专科医院,患者来自全国30多个省市,及港台地区,和国际友人,美国、日本、瑞典、法国、泰国、菲律宾等几十个国家。

    在这大好形势下,我没有想到,因为人事经济问题和县卫生局长邹伏发生了分歧,一是邹局长提出;原安平中心卫生院代院长周广福任哮喘医院副院长,当时我也同意了,后经我了解周广福52岁了,副科马上到期,第二他20多年还是一个普通医师,第三,我问他医院有多少有职称的他说他不知道,我就找了主管人事的县委副书记张贵金,他同意了我的观点,取消了他的副院长的推荐。与哮喘医院合并期间,原安平卫生院18天时间亏现金48000元,经我主张查账,是原安平中心卫生院院长周光福贪污,冒领。二是因3500元是妇幼下乡补助款,也让周光福领走了。妇幼大夫黄鹏等人找我要这3500元,说要是不给,就要向上级反映,我说我负责给他们要回来,他们就不向上级反映了。三是邹局长知道查账查出了问题,就决定把周光福调到卫校去当校长了,在周光福当校长的头天晚上我找他谈话,我说,他的经济问题,我不想追究了。但是3500元妇幼下乡补助款必须退回来,他当时表示感谢,并说三五天给我送过来,过了两个月以后,这钱没有送到我手里,我就到了卫生局,找到了邹局长,我说3500元光福为什么没给我送来。邹局长说这是卫生局的修房费,又说是卫生局的公债款。我说从查账到我找他谈话,都没有提出这两个问题。邹局长说:“我叫你干什么去了,不是叫你整事去了。”我说:“你要这样的话,我就不干了,没法干了。”我又给县长于宝华打了电话,于县长说:“我个人认为你是香河县的宝贝,我去找邹伏。”后来,邹伏又找我说:“于县长让我找您谈谈心,说您是老兄,批我打我骂我,我都不能生气。”我说:“工作上的误会,说开了就过去了。”他说我找您谈心的事一定向于县长说一下。到了2007年的1月份,原县长于宝华,县委书记殷志刚,管卫生的副县长王世强都调走了,新上任的县长张贵金是原香河县委纪检书记。8年和邹伏局长是正副职关系。他们俩的关系十分密切,邹伏认为有机可乘,2007年8月2日下午,新来的副县长冯印涛和卫生局局长邹伏找我谈话。冯县长说:“我这个人办事不啰嗦,直来直去,我就问你还想干不想干。”我说:“我可以再干三年。”他说:“好,派个卫生局党组成员去协助你工作。”我说欢迎。后来我想不通,我辛辛苦苦干了50多年的工作,今年已经70高龄了,这样对我谈话,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就给市委副书记杨新建打了电话:“新来我县的第一书记杨文华没见过他,我想和他谈谈心。”市委杨书记马上给县委杨书记打了电话,说我要见他。县委杨书记立即来了电话,告诉我晚上8点到医院来或者到县委去。夜晚11点多钟,县委杨书记让我到他的地方去,我去了,杨书记说:“你这么大年龄到我这里来了,按道理说您是我的叔叔,今天您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说吗?”我把冯副县长和邹伏局长和我的谈话内容告诉了他,他生气的说:“有这样谈话的吗?您再给我干三年可以吗?”我说:“可以,只要组织上信任我,我一定干好!县委杨书记立即给县长张贵金打了电话,张县长说:“孟庆云已经打了两次辞职报告了。”杨书记说:“咱们局长老为难人家,人家怎么能不写辞职报告啊!我已经和老孟讲了,再给咱们干三年,你同意不?”张县长说:“同意”。大约是8月22日下午,冯副县长和卫生局邹伏局长来医院说:“今天宣布领导班子。”我说:“给我文件看看,你安排人我不同意,第一卫生局下文安排人是不合适的。我们是正科单位,必须由县委下文”他们没有理我,让我组织人员开会,他们代表县委政府宣布。9月2日我和新来我院的周洪年书记说:“你把调令和工作关系开来,我好发工资。”他走了几天也没办来手续,我就打电话问县委组织部,组织部刘科长说:“目前,我们认为调去的周书记关系仍在县医院,县委不知道你们医院安排领导班子”。后来我在卫生局的调令信上写上:我是正科单位,应该由县委下文。冯副县长找我说:“你还找组织部去了?”我说:“是。”他说:“过去县委搞错了,你们就是香河卫生院级,卫生局下文就对了”,我说香河县十几年的组织史就是这样啊,正科卫生系统有三家医院,他说:“你别管了”,我说:“我不承认”。过了三五天,原审计局的局长来电话和我说:“今天我和邹局长一块儿吃饭了,他说他不准备用您了。”于是我在10月25日下午写了辞职报告,送到了县委和卫生局,到了10月26日下午,也没有人找我谈话,干还是不干,在这种苦苦逼迫下,27日下午,我离开了医院。

    我走后,下午卫生局派了一个副局长张浩波,在没经过我交代手续,在我没同意的情况下,就把我宿舍办公室的门撬开,把所有的东西清除拿走,至今有些东西也没找到。也没有找我交代手续,因为有好多遗漏问题,包括基建和肠道门诊及绿化项目的一些款项没有办妥。

责任编辑:王海霞

上一页123下一页

网站地图